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护理 > “十痨九死”肺结核:人类并未完全征服的“白色瘟疫”

“十痨九死”肺结核:人类并未完全征服的“白色瘟疫”

作者:中新助孕时间:2020-02-27 00:09:52热度:78347
几千年前的寒冷冬夜,非洲的洞穴里围坐着取暖的人。缕缕烟雾缭绕在火焰上空,扎堆人群中不时传来阵阵咳嗽。一种平时生活在土壤里的微生物,悄然潜入人们发炎的呼吸道中。澳

  几千年前的寒冷冬夜,非洲的洞穴里围坐着取暖的人。缕缕烟雾缭绕在火焰上空,扎堆人群中不时传来阵阵咳嗽。一种平时生活在土壤里的微生物,悄然潜入人们发炎的呼吸道中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生物学家认为,这可能是肺结核这种人类最古老的疾病的起源。

  肺结核在西方曾被称为“死亡之首”,在中国更有“十痨九死”的说法。直到1882年发现治病的结核分枝杆菌,1944年分离出链霉素,随着抗生素、卡介苗和化疗药物相继问世,肺结核才终于不再与死亡同名。

  人类直到今天仍没能完全战胜它,但文明的意义在于,我们认识了传染病,也接受了人类生命将永远必不可少要和病毒抗争。

  结核病历史几乎和人类史等长

  英国人曾坚信,肺结核是由罗马传到英伦三岛的。直到英国考古学专家西蒙发现,2300年前就有肺结核在英国偏僻村落里存在。

  考古学家通过对古人遗骸的研究发现,早在德国的海德堡石器时代,人的第四、第五胸椎有典型的结核性病变。这表明距今7000年以前已有结核性疾病。

  从发掘的古代埃及墓葬中的木乃伊脊椎上,同样发现了结核性病变,努比亚的木乃伊有五例脊椎结核,公元前2500年的第五王朝木乃伊则有骨关节结核。我国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2100年前的女尸,其左肺发现存在结核钙化灶。

  不同于其他传染性流行病多数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类,最新有科学假说认为,肺结核一开始似乎是一种人类疾病,之后才由人类传染给其他动物。人们在4000年前的非洲大象遗骸内发现了肺结核致病菌。最后一次冰川时期快结束时,巨大的乳齿象死于肺结核的流行。

  中西方典籍里的肺结核:消耗

  “Consumption”是早期肺结核的一个名称。Consumption直译“消耗”,意在这种疾病会慢慢耗尽生命,正好对应了中国古代的“肺痨”之称。

  宋代以前反映结核病传染性的名称有尸疰、劳疰、虫疰、传尸等,根据症状特点,名称有肺瘘疾、劳嗽、急痨等。宋代用痨瘵(痨病)代替了其他名称,晚清中医始称肺结核为肺痨。

  中国古代关于肺结核的最早记载,从两千多年前《黄帝内经素问》中可以看到,其中“五虚五劳”的描述符合肺结核患病的明显特征。同样的症状在东汉张仲景的《金匮要略》和华佗的《中藏经》中也有记载。

  肺结核在汉朝以前都被认为属于虚劳病的范畴。宋代陈言在《三因极一病证方论》中提出了痨病源于“瘵虫”之说,逐渐才开始认识到结核病的传染性质。

  “十痨九死”,并非夸张说法

  人类对结核病长期的未知,丝毫没有阻碍它的发展速度。西方后来将结核病称为“人类死亡之首”,在历史某一时期它成为死亡率最高的疾病。

  十七世纪结核病在英国农村还不多见,有限的人类交往隔绝了病毒发展。随着十八世纪工业革命的到来,城市的发展带来人口频繁流动,大量劳动力从农村涌向城市。阴冷潮湿的工业化厂房,贫民窟恶劣的居住条件,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和严重的营养不良,给了结核病菌最佳的生存和传播机会。

  英国开始全面暴发,1799年每3.8个死亡者中有一个死于结核病。整个欧洲都被病毒裹挟,四分之一的欧洲人被肺结核夺去生命。十九世纪结核病开始肆虐美国,每10万人中有400人死于肺结核。

  二十世纪上半叶,肺结核开始在中国大肆传播。直到1949年,全国仍有肺结核病人2700万,每年有超过138万人死于肺结核。年死亡率达307/10万,且18岁以上感染肺结核人数高达90%,“1921年前出生的人中,没有几个人体内没有结核杆菌”。

  鲁迅小说《药》中的华大妈听到“痨病”两个字时,脸色就变了。华小栓吃下了治病的人血馒头,没有保住性命,鲁迅最终也死于肺痨。

  在链霉素发现之前,中国的结核病处在无药可医的状态。即使后来链霉素作用于临床,普通患者仍然无法消费。“十痨九死”在当时并非夸张的说法。

  从放血饥饿疗法到村舍疗养

  在中世纪的英国和法国,结核病被叫作“国王的邪恶”,应对之法则是“国王的触摸”。人们相信,国王用手摸一摸淋巴结核,便能获得治愈。十四世纪,法国菲利普六世在一次仪式中,一共触摸了1500名病人。这种疗法在英国一直持续到十八世纪,而在法国则一直持续到十九世纪。

  早期医学还试图通过放血和饥饿阻止疾病发展。十九世纪英国诗人济慈患病后,接受了医生一次次的放血治疗以及每天一小片面包、一条小鱼的饥饿疗法,去世时年仅二十五岁。

 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,居住环境和生活条件被认为有助于疾病康复,肺结核治疗逐渐进入疗养院时代。

  1841年,英国建立布朗普顿医院,成为最早的肺结核专设医院。1854年,布雷默在德国山区建立了治疗结核病的社会事业机构,到1859年已经成为专业的结核病疗养院。他强调通过运动、新鲜空气、水疗和休息来改善循环系统,推动结核病进入了疗养院时代。

  1884年,患结核病的美国医生特鲁多受布雷默启发,在撒拉纳克湖畔创建了美国第一家结核病疗养院“村舍疗养院”。他后来还创建了一所“结核病大学”,对病人生理和心理上的许多照料方法至今仍被沿用着。

  耐药性结核病的持续威胁

  不管是放血治疗、萎陷疗法还是疗养自愈,都代表人类事实上还没和病原体打过照面。

  1882年,德国科学家罗伯特·科赫研究了肺结核死者的肺部。反复试验后发现,这种细菌是透明的,用显微镜却无法观察到。利用亚甲蓝染色肺组织,科赫终于发现了细棒状的结核菌。

  1882年3月24日,科赫在柏林生理学会宣布,发现结核病病原体“结核分枝杆菌”,这是人类首次找到肺结核的病因。1905年,科赫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

  1921年,法国细菌学家卡尔美和介林发明了卡介苗,成功接种于婴儿预防肺结核。1944年,美国科学家分离出了链霉素,这是第一种对结核分枝杆菌有效的抗生素。同年链霉素使用于临床,标志着结核病化疗时代到来。

  1951年,拜耳、施贵宝和罗氏等几家药企,几乎同时发现了另一种结核病治疗药物——异烟肼。异烟肼药效更强,毒性更小,且因不存在专利之争,价格并不昂贵。

  接着,异烟肼、链霉素、对氨基水杨酸钠组合成为标准化疗方案(长程疗法),雷米封、利福平、乙胺丁醇等药物也相继合成。

  人们终于了解病因和传播机制,对肺结核的防治宣传铺天盖地,肺结核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也逐渐呈下降趋势。然而,病原体的生命周期演化远远快于人类,结核杆菌是很容易形成耐药性的生物。

  《2017全球结核病报告》指出,结核病是全球第九大致死疾病,甚至高于艾滋病,艾滋病则会加重结核病。

  耐药性结核病是一种持续的威胁,人类还没能够完全征服它。回顾人类与肺结核的抗争历程,或许可以重新理解传染病医学,没有末日修辞,也不会鼓舞人心,仅仅是“病毒带给我们死亡与伤痛,也带给我们生命与未来。”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薛维睿

  【参考文献】

  卡尔·齐默:《病毒星球》,刘旸译,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19年

  苏珊·桑塔格:《疾病的隐喻》,程巍译,上海:上海译文出版社,2018年

  理查·巴奈特:《病玫瑰》,郭腾杰译,台湾:麦田出版社,2015年

  魏健:《改变人类社会的二十种瘟疫》,北京:经济日报出版社,2003年

  肖水泉,刘爱忠:《瘟疫的历史》,长沙: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,2004年

  石俊仕,张慧敏,徐博,肖玉环,石连科:《肺结核病人发现的历史沿革研究》,中国热带医学,2008年

  Ed Yong,牙默译,《肺结核诞生在火中》

  Dr.Why,《从“国王的邪恶”到“白色瘟疫”》

  世界卫生组织,《2017全球结核病报告》

【编辑:王诗尧】